目前日期文章:2015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重病監護室里的牛利軍。 鄧寅明 攝昨日上午,在太原公交第一分公司下元停車場,905路222號公交車靜靜地停在那兒,仿佛在等待它的“主人”牛利軍。數天前,39歲的牛利軍出車途中突發腦出血,危急時刻,他頑強地停穩車、拉起手剎、打開雙閃,保證了車上40多名乘客的安全,而他自己目前仍在醫院重症監護室里處於昏迷狀態。昏迷前堅持停好車11月3日下午2時許,在清徐汽車站駛往下元的一輛905路公交車上,19歲姑娘曹國星站在車廂右側第三排座位旁邊擺弄手機。公交車駛過王郭車站剛起步,小曹發覺本該提速的公交車卻慢了下來,她納悶地扭頭看公交司機,只見側前方的司機牛利軍轉動方向盤,把車穩穩停在路邊,然後略顯吃力地拉起手剎、打開雙閃,右手正要拿報話器,卻一下子晃了下來,似乎沒了知覺。不少乘客察覺到異樣。車廂前部兩名30多歲的男乘客繞到牛師傅身邊,準備開口打問究竟,卻發現牛師傅雙眼微閉、淌著口水,兩臂松沓沓地垂在身側,而右腳仍結結實實地踩在剎車上。兩名男乘客連忙大聲呼救:“司機好像病了,車上有沒學醫的?”與此同時,小曹已經撥通了120,她在太原市衛生學校讀書,最近正在太原市人民醫院實習。放下電話後,她立馬衝到牛師傅身邊:“你知不知道現在的位置?”“王、郭。”雖然牛師傅聲音很低,一個字一個字吃力地往外吐,但看來意識還算清楚。在神經內科實習的小曹發現,牛師傅右半側身體完全沒了知覺,疑似突發腦出血。乘客自發展開救援這時,車上40多名乘客才意識到,由於司機師傅堅持著停了車,才保障了大伙兒的安全。車門打開後,不少乘客都沒下車,他們自發展開救援,有的繼續撥打120求救,有的動員大家打開車窗通風,還有一名剛上車的中年男子遞上了隨身攜帶的心臟病藥,得知“不對症”,他焦急地說:“我家離得不遠,需要啥藥我馬上讓家裡人送來!”小曹知道,如果真是腦出血,肯定不能讓病人亂動。幾名男乘客幫忙把座位放倒,讓牛師傅平躺下,可他偏偏“不聽話”。或許是擔心耽誤一車乘客的時間,他左手顫抖著示意旁人從座位下取出手機,通知了車隊。這時,後面一輛905路車到達王郭站,發現前車異常,司機雷文兒連忙上前查看,隨後根據車隊安排,將牛利軍車上的乘客轉移到自己車上。120急救人員趕到,將已陷入昏迷的牛師傅緊急送往附近的中鐵十七局中心醫院搶救,經診斷確系腦出血。由於出血量大,牛師傅隨即被送往山醫大一院進行手術。當時已經是下午4時許,牛利軍的愛人聞訊趕來,一路悉心照料的小曹這才悄然離開。手術進行到當晚8時許,整整3個小時的時間,車隊隊長張紅權陪著牛利軍的家人一直在外面焦急地守候。尚未脫離生命危險昨日上午,記者在山醫大一院見到了牛利軍的愛人曹永芳和車隊隊長張紅權。看著在急診重症監護室昏迷了10來天的丈夫,曹永芳心疼萬分。“他身體底子不錯,偶爾血壓有些高,但不嚴重,突然發生這個事兒很意外。”39歲的牛利軍是清徐人,以前在清徐的公交部門開小巴,2012年年底應聘到太原公交第一分公司三車隊。“905路開通後,第一趟車就是他跑的。”張紅權有些後怕又有些慶幸地感慨,事發地在307國道,當時又是中午高峰時段,來往的大貨車很多,從王郭村的上一站南張村下來有一個大坡,緊接著還要過一座橋,下麵的河水有兩米深,如果當時車輛失控,後果不堪設想。他還說,牛利軍的治療費用遠超過這個家庭的承受程度,為此同事們紛紛解囊相助,已募集捐款4萬餘元。牛利軍的主治醫生告訴記者,患者屬於高血壓性腦出血,帶有肺部感染,手術比較成功,目前雖然沒有完全清醒,但意識恢復情況已有好轉,需要進一步觀察。“發生腦出血後,肢体的行動能力也隨之喪失。他能在這樣的情況下完成剎車、拉手剎等動作,基本是靠著意志力在支撐。”主治醫生介紹。本報記者辛欣袁劍鋒通訊員徐翠翠  (原標題:昏迷前穩穩剎車保全乘客安全)

md41mdtcq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央廣網廈門11月7日消息(記者馬寧)據中國之聲《央廣新聞》報道,大理石作為天然裝飾材料,在家居裝修當中被廣泛應用。然而一直以來,網上和民間都流傳著大理石有放射性的說法,有些甚至還說的十分嚇人,說這種放射性會對人體帶來傷害,這種說法到底是不是有根據?今天(7日)中國石材協會在廈門舉行新聞發佈會,介紹有關天然大理石放射性的情況。

md41mdtcq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