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伯黎
   圈子 張浩/漫畫
  “圈子”,是通過人們之間的社會行為特征自然形成的。比如,戲曲發燒友可以加入“票友圈子”,數碼發燒友可以加入“IT圈子”等等。這些“圈子”對普通人而言只是個生活範圍的概念,不具社會危害性。然而,檢察日報《廉政周刊》記者對近年來查處的貪腐案件進行調查梳理時發現,貪官也有自己的“圈子”,他們往往以“人情往來”為由結成利益共同體,逐步演變成弄權、搞錢、玩樂的“圈子”。與社會“圈子”不同,這種“圈子”已然變種成為危害政治生態的腐敗霧霾,且危害極大。
  靠圈子弄權
  一旦“一把手”的“權力”出位,尤其是相對獨立、缺少外部監督的系統和行業,極易形成靠圈子弄權。
  2013年7月8日,轟動一時的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貪腐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開庭審判。檢察機關指控,1986年至2011年,劉志軍利用職務便利,收受11人6460.54萬元,其中賣官受賄1178.65萬元。之後,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數罪並罰,一審決定對劉志軍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兩個多月後的9月10日,劉志軍的“鐵哥們兒”,原鐵道部運輸局局長、副總工程師張曙光涉嫌受賄案,也在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開庭審理。檢察機關對其13起涉嫌受賄金額摺合人民幣4755萬餘元進行指控,張曙光當庭表示認罪。
  張曙光曾任高鐵技術引進首席談判代表,有“中國高鐵第一人”之稱。2003年,劉志軍上任後為拉攏自己的“人馬”,張曙光被“帶病”突擊提拔,一年多時間里三易其職,一路高升。2004年,被任命為原鐵道部運輸局局長兼副總工程師,主抓鐵路運行計劃及發展規劃,並分管高鐵引進談判和建設。幾重因素相加,張曙光成為鐵路系統炙手可熱的實權人物。
  南昌鐵路局原局長邵力平是劉志軍“圈子”里又一個“鐵哥們兒”,與劉志軍的關係也非同一般。上世紀80年代中後期,劉志軍在武漢鐵路分局工作,是時任武昌火車站站長邵力平的上司。其間,劉志軍因收受鐵道部武漢物資處行賄的一套住房被查處,曾讓邵力平出面作偽證,最終逃脫了懲罰。後來,在劉志軍的舉薦下,邵力平成了武漢鐵路分局局長。劉志軍主政鐵道部後,武漢局從鄭州局中獨立出來,並迅速壯大成華中第一路局。
  受到劉志軍一案牽連被調查的“圈子”官員還有原鐵道部運輸局副局長蘇順虎。2013年9月2日,蘇順虎涉嫌收受3家企業2400餘萬元賄賂款被提起公訴。
  隨後,哈大客專公司原董事長杜厚智、中鐵集裝箱原董事長羅金寶、昆明鐵路局原局長聞清良、中鐵電氣化局集團原總經理劉志遠等人被查。記者粗略統計,從劉志軍“圈子”挖出的副局級以上官員已達15人之多。
  調查顯示,劉志軍把政治生活私人化,給形形色色的腐敗創造條件,危害巨大。比如在選拔任用幹部問題上,處於“圈子”核心的劉志軍往往首選圈內“鐵哥們兒”。同樣,圈內兄弟好辦事,一旦進入這些利益“圈子”,他們就不約而同地形成默契,對圈裡人的事情不遺餘力、有求必應。例如,張曙光曾因濫用車輛採購權,受到原鐵道部紀檢部門的查處,下放到沈陽鐵路局任局長助理。劉志軍當權後,高調提拔張曙光任鐵道部運輸局局長;2006年4月,劉志軍同父異母的弟弟劉志祥在武漢鐵路系統任職期間,因故意傷害、貪污、受賄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但在“鐵哥們兒”南昌鐵路局原局長邵力平的“照顧”下,劉志祥由死緩改為無期,進而由無期改為有期,後來又保外就醫;劉志軍的行賄人丁羽心是“圈子”內的“高鐵一姐”,她在法庭供述中承認,她和劉志軍認識十幾年,雙方之間的關係逐漸加深,劉志軍在原鐵道部當副部長時,在鐵路運力審批上就照顧她。“我有了錢,就四處活動,為他引薦各方面重要關係,為他競選鐵道部部長積極活動。劉志軍當了正部長以後,權力更大了,我靠他的權力謀取更多的經濟利益。”
  一位參與辦案的檢察官指出,近年來,“拔起蘿蔔帶出泥”的窩案成為腐敗案件的一大特點,一個貪官被查處後,往往帶出了其權力“圈子”里的一批腐敗分子。一些腐敗官員利用手中的權力,極力編織自己的關係網,形成一個個利益相關的“圈子”。劉志軍貪腐窩案的出現,除了有關部門對鐵道系統“一把手”的權力缺乏監督,導致其內部制度不健全、領導層蛻化變質形成貪腐窩案因素外,劉志軍利用手中的權力搞自己的“圈子”是主要原因。劉志軍的“弄權圈子”實質就是“權力聯盟”,這些進入“圈子”的人心態各異,但目的是想從“圈子”里獲得好處,以達到權力“共享”。“圈子”內毫無黨性與組織紀律,他們的“原則”就是互相利用,互相拉攏,互通有無,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靠圈子搞錢
  以“關係網”精心編織的“搞錢圈子”猶如一張保護傘,經營時間越長,他們以權謀私的膽量就越大。
  2011年11月,中儲糧周口直屬庫原主任喬某攜款3億多元外逃,引爆了中儲糧河南分公司騙取國家糧食資金、收受賄賂、貪污挪用糧食資金等系列案件。一年間,檢察機關已在中儲糧河南分公司系統挖出110名“弄錢碩鼠”,揭開了中儲糧系統運營監管中存在的巨大漏洞。
  據辦案檢察官介紹,中儲糧總公司與各省分公司是“垂直管理”的關係,各市、縣的基層直屬糧庫的人、財、物則由省級分公司垂直管理。從2000年9月中儲糧河南分公司組建,到2012年12月被紀檢部門“雙規”,李長軒一直擔任河南分公司的總經理達12年。期間,李長軒利欲熏心,把國家糧庫變成“搞錢圈子”,利用工作之便瘋狂貪腐。2013年7月,李長軒因受賄1407.9萬元以及巨額財產來源不明,被一審法院數罪並罰判處無期徒刑。
  判決書中列舉了李長軒收受65人賄賂的事實,其中最醒目的是,25個行賄人是中儲糧河南分公司下屬的各市、縣直屬糧庫的負責人,逢年過節,他們以公款行賄,行賄總額超過300萬元。一名曾6次向李行賄的某基層直屬庫負責人說:“從人事提拔、人員進出、調動,到業務上收購糧食的資金劃撥、倉庫維修改造等費用劃轉等,所有權力都在省公司,李長軒權力特別大。”
  上梁不正下梁歪。進入李長軒“搞錢圈子”的下屬各糧庫主任紛紛效仿李長軒,糧庫基本上都成了糧庫主任的弄錢機器。他們利用“轉圈糧”,騙取國家糧食資金,手段之隱蔽,數額之大,令人震驚。
  檢察機關調查發現,每年收購新糧前,糧庫要進行陳糧輪換,賣出陳糧,騰出庫容收儲新糧。此時,糧庫負責人與糧商串通,由糧商辦理購買陳糧手續,實質上並非真正買。等到“托市糧”收購時,糧庫偽造收購農民糧食的單據“進糧”。這樣,賬目報表上一齣一進,糧庫賺到了國家每噸166元的手續費和巨額糧食差價補貼。而實際上,在這樣的虛假交易中,“托市糧”沒有收購,只是糧庫的陳糧成了原地未動的“轉圈糧”。經查明,中儲糧河南分公司51個下屬糧庫,至少有35個存在“轉圈糧”。其中,最多的某縣直屬庫4年“轉圈糧”3.6億斤,另有兩縣直屬庫3年各“轉”了2億多斤。合計“轉圈糧”28億斤,總價值28億多元,直接騙取的國家糧食資金超過7億元。
  據中儲糧河南分公司業內人士估計,僅按照中儲糧河南分公司2009年、2010年賬面顯示,當年從農民手中收購了全省80%以上的糧食,而實際收購量不到50%,中儲糧河南分公司每年存儲的糧食至少有1/6是“轉圈糧”。長此以往,就會導致國家糧食儲備的數據失實,影響中央有關部門決策的準確性,直接危害國家糧食安全。
  檢察機關分析指出,中儲糧河南分公司系列案件有五個顯著特征。一是犯罪主體集中,糧庫主任和財務人員占九成;二是犯罪主要環節是在“托市糧”收儲和儲備糧輪換銷售、建庫收庫、虧庫漲庫過程中貪污、挪用糧食資金。如有的糧庫在自建糧庫過程中,偷工減料,虛報庫容,甚至虛報根本不存在的糧庫,騙取國家建庫資金;三是作案隱蔽、專業性強,糧庫主任與財務人員直接操作,不通過專業化偵查手段很難查獲;四是窩案串案居多,幾乎是上下串通,相互“幫忙”。如某市一家企業自建一座糧庫,後來高價賣給中儲糧,在這個“收庫”過程中,李長軒從這一企業獲得賄賂400多萬元;五是涉案金額巨大,5人涉案金額超過1000萬元,10人超過500萬元。
  辦案檢察官告訴記者,“制度就像一個籠子,但是拿鑰匙的人不管事,再好的籠子也形同虛設。辦案中我們發現,中儲糧在經營運作流程上存在巨大漏洞,目前儲備糧的收購、存儲和銷售都由中儲糧一班人操作,僅靠相關業務銀行監督資金使用,監督管理很難到位。”
  靠圈子玩樂
  2012年11月,重慶市北碚區委原書記雷政富與女子趙紅霞的性愛視頻在網絡上曝光,這段拍攝於2008年初的視頻很快就導致雷政富被“雙規”。
  據查,永煌公司的創始人肖燁、嚴鵬等人,正是這段視頻的拍攝者,他們操縱趙紅霞為貪官精心編製“玩樂圈子”,色誘雷政富發生關係,並偷偷拍下性愛視頻進行要挾。實際上,在永煌公司,除了化名“周小雪”的趙紅霞外,還有化名“張丹”的鄭某與化名“譚琳”的譚某。肖燁還專門對她們進行瞭如何做“官員情人”的職業培訓。
  相關媒體透露,趙紅霞等人按照肖燁的指示,根據一份肖提供的重慶政府官員通訊錄,依次給通訊錄上的眾多官員發送手機短信,她們自稱是重慶本地一家知名地產公司華宇公司的員工,曾與這些官員在飯局上見過面。如果有官員回覆短信,並繼續和她們短信交流,她們就會用言詞或者自己的照片挑逗引誘這些官員。
  有關部門調查發現,雷政富不是“玩樂圈子”里的唯一官員。肖燁、嚴鵬等人為了得到更多領域的項目工程經營權,再創公司輝煌業績,還合力策劃實施了把多名重慶官員拉入“玩樂圈子”:2008年初,時任重慶市政府某辦公室的某主任與趙紅霞開房時被偷拍;2008年7月,時任重慶某區區長與譚琳開房時被偷拍;2008年8月,原重慶市某區常務副區長與趙紅霞開房;2008年9月,時任重慶市某委員會的某主任與張丹開房時被偷拍,2009年2月又被“捉姦”。
  “玩樂圈子”建立後,永煌公司業務開始和服裝脫鉤,大舉進軍北碚區,開始涉足房屋建築工程、市政公用工程等多個領域。不到4年的時間,肖燁的公司就從瀕臨倒閉華麗轉身為“固定資產近10億元”的明星企業。
  記者交叉比對媒體的相關報道時發現,2010年6月,雷政富赴任北碚區委書記,在此期間,他被報道的多是在慰問、鏟土、植樹的現場,這讓很多人認為雷政富是一個“好官”。出乎人們意料的是,此時的雷政富已經在“玩樂圈子”里“摸爬滾打”了近三年,如果不是永煌公司內部利益分配不均導致內鬥,使塵封五年的不雅視頻曝光,如今雷政富仍然會是一個“好官”。
  郝和平是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醫療器械司原司長,跟別的貪官大多“貪色”不一樣,他既沒有情婦,也絕不會外出招嫖,在別人眼裡是位“好官”。但郝和平卻有一個非常時尚的愛好,就是打高爾夫球。這位手裡掌控著行政審批大權的司長,為了滿足自己的所謂愛好,鑽進了不法商人編織的玩權交易的“玩樂圈子”。
  郝和平對高爾夫的愛好超乎尋常,他不但像打出租車一樣乘飛機到全國各地去打高爾夫,更專門找最高檔的球場去打球。為此他還經常詢問他的球友哪裡的球場最好,只要發現一家他滿意的球場,他就會找求他審批的醫療器械公司老總們要一張會員卡。根據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的指控,三年內郝和平分別向陝西、上海、廣州等醫療器械公司的老總要了三張高爾夫會籍卡,會籍費合計高達50萬元。
  一位醫療行業的業內人士透露,醫療器械產品要想暢通,不僅要打通醫院,還要把監管部門奉若神明,工商局、衛生局、稅務局、藥監局,一個都不能少,尤其是藥監局。
  辦案檢察官告訴記者,某些醫療器械公司為了達到牟取私利的目的,他們會利用各種手段,把郝和平這樣一些掌握實權的又有玩樂嗜好的幹部,拉入他們編製的“玩樂圈子”。而郝和平這樣有玩樂嗜好的官員,在高消費的巨大誘惑面前,往往難以自持,不斷接受別人的“邀請”去玩樂,逐漸陷入別人設好的“玩樂圈子”陷阱。從某種意義上說,郝和平是自己把自己玩下馬的。
  有專家指出,不斷被曝光的“玩樂圈子”顯示,除了“玩樂”的內容和形式不同外,“玩樂圈子”都具有組織嚴密、不易暴露、危害性極大的特點。另外,與“玩樂圈子”一同曝光的還有我們的監督、考核等工作中存在的巨大漏洞。一邊是郝和平、雷政富之流在“玩樂圈子”里逍遙自在,肆無忌憚地進行著權錢交易,一邊是這些所謂“好官”們仕途平穩、提拔重用,為其他官員樹立了負面“榜樣”。如此多的所謂“好官”變“玩官”現象,再次拷問相關部門形同虛設的內部監督機制。  (原標題:圈子:政治生態的腐敗霧霾)
創作者介紹

墨攻

md41mdtcq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